科學家在一種革命性藥物的開發上獲得關鍵進展,未來人類有可能真正實現逆轉衰老。

David Sinclair 教授(前中)和他的研究團隊。對該藥物的人體試驗將在六個月內開始 

 

據國外媒體報道,科學家在一種革命性藥物的開發上獲得關鍵進展,未來人類有可能真正實現逆轉衰老。這種藥物可以幫助修復受損的脫氧核糖核酸(DNA),或許還能為火星上的宇航員提供保護,使他們免受太陽輻射的傷害。

在發現DNA修復和細胞衰老過程中的一個關鍵信號之後,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大學的研究團隊開發出了這種藥物。在小鼠試驗期間,研究團隊發現這種藥物能直接修復由輻射暴露或衰老導致的DNA損傷。論文第一作者大衛·辛克萊爾(David Sinclair)教授說:「在治療僅僅進行一周之後,年老小鼠的細胞便已經與年輕小鼠無法區分。」

據介紹,對該藥物的人體試驗將在六個月內開始。「這是我們最接近獲得的一種安全且高效的抗衰老藥物。如果試驗順利的話,它可能在三到五年內就能出現在市場上,」辛克萊爾教授說道。

這項工作也吸引了美國航空航天局(NASA)的注意。在宇航員前往火星的四年任務中,如何保持他們的身體健康一直是NASA考慮的問題。即使是短途任務,宇航員也會由於宇宙輻射而加速衰老,並在返回地球後出現肌肉力量減弱、記憶缺失等癥狀。在前往火星的旅程中,情況會變得更加糟糕:宇航員體內有5%的細胞將死亡,而他們患上癌症的概率接近100%。

在去年12月NASA舉辦的iTech競賽中,辛克萊爾教授及其同事林賽·吳(Lindsay Wu)博士憑藉對一個生物學問題的解決方案,從300個參賽項目中脫穎而出,獲得大獎。

宇宙輻射不僅是宇航員面臨的問題。在乘坐飛機的過程中,我們所有人都會暴露在宇宙輻射中。一趟從倫敦到新加坡再到墨爾本的飛行中,人體受到的輻射量就相當於進行一次胸部X射線透視。

在理論上,這種抗衰老藥物能緩解頻繁飛行者的DNA受損效應。另一個能從這項研究中受益的人群是兒童期患過癌症的倖存者。林賽·吳博士稱,96%的兒童期癌症倖存者會在45歲前就遭受慢性疾病之苦,包括心臟血管疾病、二型糖尿病、阿茲海默症以及與原來癌症無關的癌症。「所有這些都指向一個事實:他們的衰老過程加速了,而這是災難性的,」 林賽·吳博士說,「能為此做一些事情是很棒的,而且我們相信可以利用一個分子來做到這些。」

小鼠試驗的結果顯示,這些問題可以通過一種新的藥物來解決。我們的細胞本身就具有修復DNA損傷的能力,但這種能力會隨着年齡增長而減弱。科學家發現,一種原本存在於人體每個細胞中的信號分子——尼克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(NAD+)——在控制DNA修復的蛋白質相互作用中起着關鍵作用。

當使用NAD+和煙酰胺單核苷酸(NMN)對小鼠進行治療時,它們體內細胞修復DNA損傷——輻射暴露或衰老所引起——的能力獲得了提高。在過去四年中,辛克萊爾教授和他的同事一直致力於將NMN變成藥物成分。相關的人體試驗將於今年在美國波士頓的布萊根婦女醫院進行。

 

來源:新浪科技

原作者:任天

原文地址:http://tech.sina.com.cn/d/f/2017-03-27/doc-ifycstww1203560.shtml